要你。

想要你很多面,想让你无所藏,要你深夜孤独的杯脚折断,要你离别时不争气的泪倾注。要你日夜柔和,要你无骨作藤蔓,只依附,只盲生,无需方向,只要向上。

 那时候,你还很年轻,人人都说你美。现在,我是特意来告诉你,对我来说,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。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,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。 ——玛格丽特·杜拉斯 《情人》

喝高以后,觉得自己可以去流浪,觉得是特逼别切实际的想法。“酒为什么好喝?”“因为它难喝”在两万多公尺的短途夜机上我看到某司杂志里王刚同学的一篇文章,讲的概要是,人不喜欢自己的现状就会给自己造出一个满意喜欢的人格。吹牛逼也是当时人内心愉悦的一个人格之一。